追蹤
m( _ _ )m葫蘆園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大愛中
  • 21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鋼彈00】Son's Wedding(LT)

 


--------------------------
 
  「今天的頭條新聞,阿札迪斯坦石油集團,通稱第一王女的瑪莉娜‧伊斯邁爾跟一名無名小卒,剎那‧F‧清英將在今天中午結婚。據了解,兩人似乎先有了孩子才奉子成婚,在社會上引起保守派的不滿……」
 
 
  沙慈默默的邊看著新聞邊打掃著托勒密社區的公共環境,內心祝福著他的鄰居幸福,一旁的電子寵物紅哈囉在旁邊拍打著耳朵發出「寂寞嗎、沙慈?寂寞嗎、沙慈?」空洞的電子音。
 
  「恩…有一點呢。」
  他跟路易絲的關係過了這麼多年依然沒有進展,看到別人幸福多少有些許落寞,所以他才沒有隨著托勒密的住戶到餐廳參加婚宴。
 
  「希望你能跟你所愛的人在一起,剎那。」
  沙慈把通訊器切掉,繼續未完成的工作。
  
 
*
 
 
  婚禮現場,除了警備人員之外,就是托勒密社區成員跟黑道組織KATARON的主要人物參加。因為人數不怎麼多,所以場地也不大,雖然新聞報導引來狗仔記者,但仍屬偏向私人性質的婚禮,KATARON依舊是幫派組織這點直到今日未曾改變;不過他們更擔心的是有位叫Mr.武士道的變態,此人有強烈的正太控,曾經來騷擾過今日的新郎跟他的家人們,直到開始前倒是沒有情報指出他有過來的跡象,讓警備人員稍稍鬆了一口氣。
 
  祝福聲在賓客來訪之際不絕於耳,負責招呼客人的新郎倌剎那露出靦腆的微笑,在一旁的洛克昂看此情景便放心返回男方家屬休息室去。
 
  一進門,他的老婆提耶利亞就指著他的鼻子說他怠忽職守居然沒有陪著兒子一起招待客人。「婚禮失敗,就是對VEDA的侮辱!我們就離婚吧!」
  
  「嘛嘛、哪有新郎倌的父親不幫忙婚宴就辦不成了?不要太過於緊張啊~」抱著提耶利亞安撫,又帶點挑逗意味的在耳邊講話。「經營夫妻之間的關係也很重要啊,這新目標比較容易達到吧?」伸手向提耶利亞的大腿摸去,而被性騷擾的一方臉色自然好不到哪去。
  
  「你今天想睡沙發嗎?」
  提耶利亞冷冷的回應盯著洛克昂嘻笑的臉看。「如果婚禮出了差錯兒子結婚不成你要養他嗎?未來的媳婦應該挺有錢可以養我們家兒子吧?」
 
  「唉唉~年輕人的事就交給他們吧!」提耶利亞冷漠的回應他早就習慣了,反正這傢伙的內心定不完全是這樣子想的,雙手更加不安分的游移著。「睡沙發是不錯的選擇呢,要玩刺激點的嗎?嗯?」
 
  休息室顧名思義就是拿來休憩用的,床鋪沙發等傢俱一應俱全。洛克昂意味深長的朝沙發望去,他完全不會介意發生關係的場所在哪,倒是提耶利亞臉上開始脹紅,用力的拍開手。
  
  「萬一有任何人破壞婚禮,我就去找萊爾過夜!」提耶利亞可沒忘記十年前他的兒子剎那獨自在家時,被人人聞之色變的Mr.武士道闖入家裏撲倒在地、就在快被侵害的時候幸好洛克昂提早結束工作回家化解危機。雖然事隔多年,剎那還是很不喜歡陌生人太靠近他,看到老鼠則有強烈的厭惡感(?)。
 
  「刺激點?你想在下了?」
  「如果提耶你主動的話......我考慮喔。」聽到弟弟的名字有些詫異,畢竟他跟提耶利亞尚未成婚時也是情敵之一;不過提耶利亞最後還是選擇了他,因為萊爾的個性太過輕浮,即使兩人在很多方面都很相像。
 
  「萊爾不會對我構成威脅呢。」
  因為你喜歡的是我。洛克昂在心中補上一句,笑的更開心了。提耶利亞對於洛克昂的笑容感到莫名奇妙,擰了他的臉頰問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洛克昂不回答,憑著身高差在提耶利亞的額上快速一吻。「沒什麼吶。」
 
  「洛克昂!」提耶利亞的臉生氣之餘帶了點羞赧的通紅。「今天是你兒子結婚,你就不能正經點嗎!?」
  「我很正經喔,我可是穿得很正式呢。」滿意的看著自己的西裝,完全凸顯了他身材的高窕。「倒是你怎麼沒穿那件禮服?酒紅色的露背─嗚啊!!!」
  「你再說一次看看。」
 
  提耶利亞的臉色瞬間變的陰沉,洛克昂抱著自己的腳跳著暗叫不妙提到他老婆的黑歷史(憑著被踩的疼痛程度判斷)。五年前提耶利亞的娘家,及表面是財團背地卻是幫派的A-LAWS合辦了一場派對,向來友好也是上流社會的王家自然也邀請他們參加──但是提耶利亞為了嫁給洛克昂已經和娘家斷絕關係,沒有那個臉回去見自己的親人。同是托勒密社區的成員,也是管委會的主席皇小姐,建議他變裝回去見見自己的親人也好,就叫洛克昂跑腿去買件禮服回來……結果在宴會的最後提耶利亞被娘家的人認出來,他怕被娘家的人抓住再也無法回去便急急忙忙的脫逃,把宴會的氣氛給砸了。此後,有人提起這段往事相關的辭彙,便會遭到提耶利亞的報復。
  
  「嗚......我是說酒紅色的領帶跟粉紅色襯衫..........那比較適合你.........」洛克昂咬著牙硬是坳成另外的物品轉移注意力,這兩件衣物提耶利亞剛好都有啊,提耶利亞果然微愣一下,低頭看自己的西裝。
 
  「是嗎?可是阿雷路亞說我這樣很好看……………」
 
  阿雷路亞那小子哪有什麼穿衣品味啊!?洛克昂在內心裡吶喊著,那個一年到頭都喜歡穿黑色緊身衣,黑色緊身內褲啊就是黑色緊身系列,完全沒有遺傳到他良好的審美觀、只遺傳到提耶利亞的執著(提耶利亞的衣櫃滿滿的都是不同花色但同款的針織衫,想想還挺恐怖的),今天的婚宴他還特別交代過一定要穿正式一點,否則他穿休閒裝出席的機率超大。
  
  「明明粉紅色系配上提耶臉紅的樣子比較好看啊………」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提耶利亞抬頭看向洛克昂,等他重複剛才的話。
  「啊、沒事,我只是覺得阿雷路亞應該都會對每個人都說好看啊,」洛克昂自然把話改成其他語句,要不然提耶利亞絕對會掉頭走人。「當然,提耶你本身就已經很好看了喔。」
  「……………………」
 
  提耶利亞的臉再度上紅,趁此機會洛克昂把提耶利亞攬過抱個滿懷,而被抱的那方亦沒有推拒。
  喔耶這是可以把野望說出來的意思對吧!?下一秒,洛克昂衝口說出「所以說、不穿衣服更能凸顯──」,提耶利亞同時也把腳再度重重的踩下;再下一秒,休息室的房門突然被打開。
 
  「母親大人…………啊!父親大人也在這裡啊!」
  「………………………阿雷路亞?」
  「好痛痛痛........阿雷路亞?」
 
  提耶利亞默默的把腳收起,洛克昂也把疼痛的表情刪掉,默默的看著老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大兒子阿雷路亞。阿雷路亞看著似乎準備打起架的兩人,畏縮的瞧了他們幾眼便打頭轉向其他地方不自在的說:剎那他在找母親大人去致詞………不……嗯、那個、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
 
  洛克昂在心裡暗叫這個白目真的不會看時間地點場合發言啊,但是又不能把話說出來,殊不知提耶利亞的腹黑裡人格偽裝模式已經啟動。
 
  提耶利亞微笑的向著阿雷路亞說道,「這事應該是洛克昂要做的,對吧?」再對洛克昂衝著笑。「對吧,洛克昂?」
  「咦?啊?」
  「洛克昂?有在聽嗎?你不會連致詞都做不到吧?」
 
  嗚啊啊提耶你來陰的啊!!就這麼不想和我在一起嗎!?
  洛克昂也傻笑的對著提耶利亞內心可不是這麼想,雖然他的笑容很迷人很漂亮但是哪種拒人於千里之外是怎樣!?好吧、那就順他的意換我撒嬌。
 
  於是,洛克昂依然維持傻笑狀態、但加上了一點可憐的味道。「那個,我的下肢剛才被重物輾過……需要人扶著才行……我說提耶,就麻煩你──」
  「阿雷路亞,洛克昂就麻煩你了!」 
  提耶利亞不等洛克昂說完,及無視可憐的眼神,直接對阿雷路亞下命令句。洛克昂看注意到提耶似乎對著他瞪了一眼,剛才他講了什麼不該講的話嗎?
 
  「咦?可是瑪麗她說好要和我一起坐一起行動……」
  阿雷路亞小心翼翼的回答著,他不想介入父母爭吵之中成為犧牲品;而且他跟他女朋友瑪麗已經有約在前,實在是很想憑著自我意識瞬間離開。
  「嗚……要不然那個拉賽也可以,你們兩位等著喔。」
  正當阿雷路亞轉身準備跑走的時候,提耶利亞立刻拉住他的衣服。「給我站住。」聲音讓阿雷路亞百分之兩百肯定恐怖的事情會發生,內心喊著瑪莉瑪莉你在哪裡媽媽好可怕啊快來救我!!!
 
  「致詞是吧!?誰不會做啊!我們過去吧阿雷路亞!」
  提耶利亞硬是勾著阿雷路亞的手拖著離開房間,「洛克昂,你不舒服就好好待著吧,我不會勉強你的。」冷冷對著洛克昂說道。「我會記得包菜回來的。」
  「咦咦咦咦咦咦咦──!?」
  「要乖乖的待著喔。再見。」
 
  語畢,大步拉著阿雷路亞往宴會場所走去,留下在後頭拖著腳裝病的洛克昂哀號著「不要啊提耶──我也想去看媳婦啊───」,引來在走廊上的不不少注目。
 
 
 
【END?】
 
 
 
 
  婚禮現場,賓客雲集不在意料之外。因為新娘瑪莉娜是來自於阿拉伯國家,所以剎那也隨著瑪莉娜換上伊斯蘭教的傳統結婚服裝;但因為年紀的差距,導致看起來有點兩人像是姊弟裝。
 
  正當提耶利亞上台致詞的時候(洛克昂跟阿雷路亞坐在家眷席上),外面傳來不小的騷動聲,緊接著是好幾個人的哀號聲及警報聲。全場的人紛紛向門口望去,只見一個怪異男子從煙幕中出現。
 
  雖然有著詭異的面具,但剎那絕對不會忘記幼年那個令他恐懼的面孔。
 
  金色的頭髮,不知打哪來的民族風外掛穿在軍人服上,還有帶著一把武士用短刀……
  沒錯,此人是社會上最令人害怕的變態之一,Mr.武士道
 
  「真是墮落啊,少年!」
  聲音宏亮、正氣凜然的樣子讓全場賓客不敢亂動,瑪莉娜躲到剎那的背後,而剎那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擺好開打的姿勢。
 
  「好不容易等你成為鋼彈的時候要擁抱你,居然選擇了平凡人的生活方式?」Mr.武士道繼續說下去。「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枉費我……枉費我在獄中忍辱偷生的日子就是為了要見你一面啊鋼彈!」
  「我活著不是為了回應你的期──」「沒錯!你說的好啊少年!」
 
  Mr.武士道無視剎那生氣的發言,自顧自的拿起小刀開始把玩。「但是你懂嗎?你的扭曲就是對我的扭曲,你對我的愛扭曲了我自然也對你的愛扭曲了……這心情正所謂愛啊少年!!」
  「不對!扭曲的只有你自己!」
  「是嗎……我們似乎沒辦法達成共識呢少年,」語氣驟沉,刀鋒直指著剎那。「那我今天就要超渡你啊鋼彈!」
 
  Mr.武士道直衝著剎那而去,瑪莉娜失聲尖叫,洛克昂霍地站起拔槍對準Mr.武士道的刀子預備開槍,說時遲那時快,不明物體更快的打到Mr.武士道頭上,使Mr.武士道倒地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家的Mr.武士道又給你們添麻煩了。」
  一席白袍研究員、後腦綁個長馬尾的人穩穩的接回攻擊Mr.武士道的物品,是甜甜圈形狀的的飛盤。「那個,我是A-LAWS財團的開發部主任比利‧片桐,如果你們有什麼損失的話,請把賠償單寄到A-LAWS財團公司所在地,真的很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踢了踢Mr.武士道兩腳。「快點起來回家去啊你現在還是假釋期間啊笨蛋!」
  「我……我是一人軍隊,我有許可的。」
  「是是,如果你不起來我就要用拖的。」
  「我是為了鋼彈而神魂顛倒的男人……」
  「好好,回家我給你買模型喔。」
  「……我還要真人SIZE抱枕跟鋼彈印花內褲……」
  「你再吵就沒有了喔,Mr.武士道。」
  「隨便你怎麼說啦……」
 
 
  等到眾人回神,那大概是變態跟他的主人離開兩分鐘之後的事。站在台上的提耶利亞清了清喉嚨對著賓客道「婚宴持續進行,請來賓就坐持續享用」,洛克昂負責安撫底下的賓客,阿雷路亞則努力的跟他女朋友瑪麗解釋清楚前因後果。
 
  無論如何,這大概都是剎那最難忘的日子。
 
 
 
 
【END】

 
 
嗚阿阿我讓武士道爆名句了OTZ 處女座我對不起你們(土下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