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 _ _ )m葫蘆園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大愛中
  • 21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鋼彈00】貓化提耶系列(前言)

 
 
 
 
  『洛克昂!洛克昂!』

  哈囉滾至正躺在客廳沙發上小憩的洛克昂旁邊,啪咑啪咑拍著耳朵,洛克昂微微睜開了眼睛,這隻機器寵物真不識相他可正在做個好夢……內容當然是兒童不宜的那一種。

 
  『你看!你看!』
  「啊?哈囉你有什麼好看的……」
 
  話一說出他就注意到哈囉的不對勁,乖乖,這傢伙的頭上怎麼戴著一副眼鏡?等等這副眼鏡好眼熟啊…?
 
  三秒後洛克昂完全清醒,立刻撲上去想把眼鏡搶回;但是哈囉的速度更快,立刻彈起到沙發旁的茶几上頭,讓洛克昂撲了個空,用很醜的姿勢跌在地板上。

 
  『笨蛋!笨蛋!』
  「……好痛。哈囉!!我不是說過不可以擅自拿別人的東西嗎!!!!!!尤其是提耶利亞的東西根本不能亂動!」
 
  洛克昂可沒忘記有次哈囉擅自進入提耶利亞的房間,只不過是弄倒了一本書,就讓提耶利亞吼說「連寵物都管不好的人根本不配當Gundam Meister」用力把哈囉丟到自己身上,有半個月的時間不准他跟他的東西進入離他房間十公尺的距離,這期間如果要說什麼話還要靠好心的阿雷路亞傳達。
 
  如果被提耶利亞發現這次拿走的是僅次於VEDA以外重要的眼鏡,不要說不能進去提耶利亞的房間,大概連待在這房子的機會都沒有了。

 
  「哈囉你給我過來!!!!!!!!!」
  『不要!不要!』

  聽到這麼堅決的答案,洛克昂決定下次回基地後一定要輸入一些程式到哈囉的裡面讓它知道什麼是規矩、誰才是主人,乖乖的受再次教育。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會手下留情!
  雖然他很想拿出平日放在身上的防衛槍瞄準目前在哈囉身邊的擺飾,但是怕一不小心有點誤差就會打到其他地方,二來如果開搶恐怕會驚動人在樓上的提耶利亞,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撲‧上‧去。

  結果?當然是成功撲到了,身為駕駛員的領袖如果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那怎麼混的下去;不過,洛克昂沒算到在撲倒哈囉的同時眼鏡也會因作用力離開哈囉身上,而眼鏡所掉的地方剛好夾在地板跟身體的接觸面中間,清脆的碎裂聲宣告厄運的來臨。

 
  「……哈囉,拜託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前面的事我當作沒看到。」
  『當然!當然!共犯!共犯!』
  「小聲點啊喂……」


*

 
  因為武力介入的行動算是告一個段落了,皇小姐決定要給四位駕駛員放的長假好好休息,所以她拜託王留美找一個地方讓這四位駕駛員長期住下。當然提耶利亞是第一個反對的,他認為如果沒有持續的做相關訓練的話是沒辦法保持實戰的感覺;但是皇小姐以命令為由讓他閉嘴,就這樣四人在王留美的安排下找了間位於郊區的三層洋房,跟一般人住在同樣社區內。

  生活方面,CB方面本身就有提供生活費,四人是不用為錢煩惱的;不過阿雷路亞不好意思拿這些錢花,他覺得還是用自己的錢比較實在,所以每天幾乎都去附近打些零工。而剎那本身在日本的經濟特區東京已經有一間房子,如果常不回去附近的鄰居大概也會懷疑他的身分,他只好固定時間要兩地跑,有空時才會跟著阿雷路亞打工。至於洛克昂,因為提耶利亞堅持不出門(討厭人群的關係),阿雷路亞擔心生活技能趨近於零的提耶利亞無法照顧自己,拜託洛克昂留下來看家照顧好提耶利亞──至少讓廚房不要失火。

  也因此,洛克昂除了去採購生活用品之外,其餘時間也都待在家裡多少做點家事、陪哈囉講話等等,對於鄰居在背後偷偷的說「這傢伙其實是MADAO吧」也只能苦笑,因為家中的那個家裡蹲實在無法不照顧啊。


 

  湮滅證據的動作非常快,洛克昂拿著已經歪掉的鏡架看了最後一眼,隨即和玻璃碎片用報紙包在一起,抱著哈囉到自家車上去,他可沒笨到把垃圾遺留在案發現場,以及在黃金時間內去眼鏡行找一副相似99%的眼鏡回來替代。附帶一提,他也沒忘記在桌上留張紙條說他去大賣場,雖然昨天才去過,找點藉口提耶利亞應該是不會過問的。


  連同尋找時間加上到大賣場胡亂的採買一些零食,再附上車程回到家已經到晚餐時分了。他原以為一開門會見到提耶利亞瞪人的表情抗議著沒有晚餐,不過意外的聞到食物的香味,大概猜的到阿雷路亞已經先回家煮飯(很大的機率是提耶利亞用嚴厲的口氣傳訊息給他要求他回來)。

  將購買物提至廚房,很難得的剎那今天也回來吃晚餐,阿雷路亞正在瓦斯爐前燉湯。
 
  「辛苦你了,阿雷路亞。現在你應該還在打工的,真不好意思。」不過那個叫人回家煮飯的提耶利亞呢?「提耶利亞呢?該不會叫你回家後又回去睡回籠覺吧?」
  「還在樓上呢。」阿雷路亞關掉火爐,將湯擺至餐桌上,用不安的口氣回洛克昂。「好像是他的眼鏡不見了,火氣正大,今天他聯絡我的時候口氣也比平常兇了好幾倍。」
  「啊?那小子口氣不是一直都這樣嗎?」洛克昂表面上微笑著,內心已經在留著冷汗,要是提耶利亞懷疑到他身上……好像被懷疑也是正常的,就很不妙了。「嘛,我去樓上幫他找一下好了,有機會四個人可以聚在一起,菜涼掉就不好吃了。剎那,如果想喝牛奶袋子裡有喔。」
  「麻煩你了。」

  阿雷路亞禮貌性的回答完,準備將袋子裡的東西分類放好時,剎那主動的走過來手伸向放有牛奶的袋子。
  「那個,剎那,如果你想喝我可以幫你倒……」
  「不是的,」
  剎那望向阿雷路亞,雖然語調沒什麼感情,但阿雷可以感覺的到好像多了不情願的成分。
 
  「拜託你,幫我倒掉。」

 
*
 
 
 
  確定已經調整好自己的表情,清了清自己的喉嚨趨步至提耶利亞的房門前,「提耶利亞,晚餐煮的差不多了下來吃嘍──」房內並無回應,只有在亂翻東西的聲音,所以洛克昂也沒等著就直接開了房門進去,看到提耶利亞平日冷靜的樣子被慌亂所取代──阿雷路亞說是生氣的來著?好像有點差異。

  不過現在不是鬆懈的時候,提耶利亞已經狠狠的盯著他看,一如往常的連名帶姓的叫人。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知道我的眼鏡放哪裡嗎?」
  「這個嘛……」
 
  雖然他很想突然良心發現告訴他事實,不過下場會很慘也是事實,所以這念頭在一秒之後消失。至於之前再腦內排演好「故意跟提耶利亞一起找,在不經意的時候拿出眼鏡驚訝的說『我找到了』很理所當然的還回去」更不可能實行,因為提耶利亞的房間乾淨到就算把他在房內的所有物品亂擺還是稱的上乾淨,突然拿出來那根本是自尋死路。

 
  所以對不起啊夥伴(?),這次只好先犧牲你了。

 
  「不知道耶,也許是哈囉......等等,提耶利亞──」
 
  洛克昂被提耶利亞突然爆發的怒氣嚇到,以致於來不及在黃金時間阻止提耶利亞跑下樓。等到他下樓一看,不得了了,他家的哈囉已經被提耶利亞不知從哪兒變出來的鐵鍊綁著在那邊大叫救命,阿雷路亞和剎那也沒膽子靠近盛怒之下的提耶利亞。最後洛克昂是以「在走廊的一角跑下來不經意時瞧見你的眼鏡」的理由從提耶利亞的懷中換回哈囉(要不然等下垃圾車過來保證進垃圾場),不可免的他當然又被下了「禁止你和任何屬於你的東西靠近我的房間十公尺」的命令。
 
  關於解禁時間啊,自然比上次更久了。

  兩天後的下午,依然是洛克昂跟提耶利亞兩人待在家裡。提耶利亞有固定的作息時間,此刻正是他午休的時候。洛克昂則是在看無聊的午間連續劇劇場,他記得阿雷路亞曾經說過他想看這一齣拜託他把劇情錄下來,可是這好看的地方在哪裡他完全不懂,一句話以蔽之就是男女主角愛的死去活來的嘛。
 
  在剛好切換到廣告的時候,他的收信夾突然顯現「一封新郵件」,而且是語音檔,發信人還是在樓上的提耶利亞,心內唸著有事就下來說嘛這傢伙在搞什麼?
 
  不打開還好,一打開連哈囉都從桌上震到地上滾來滾去。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你到底把我原先的眼鏡弄到哪裡去了你這渾蛋!」

  
  嗚啊啊……果然被他發現了啊。
  看來還是乖乖去謝罪有比較大的機率會被趕出家門吧?洛克昂在心中這樣安慰自己,步上樓去再度面對提耶的房門。這次他敲了門,裡面倒傳出了跌倒聲,
他啥都沒想的就說出「提耶利亞!你還好吧?」。
 
  「一點也不好!我原先的眼鏡在哪!?」
  「你冷靜一下,這話得慢慢說──」
  「都發生了這種事哪裡還能慢慢說──」
 
  房內人瞬間禁聲。「這種事?」洛克昂重複唸著,他只是弄壞了他的眼鏡而已啊,聽起來好像還發生其他事似的,他得搞清楚怎麼一回事。「提耶利亞,開門。」
 
  「你、你敢進來你試看看!!」提耶利亞的聲音提高八度,但洛克昂完全不理會。「那我就進來。」「你有沒有在聽我說──!!」


*

 
  當天晚上,阿雷路亞幫洛克昂換藥,雖然患處很痛但還是硬擠出笑容讓阿雷路亞不要擔心。

  「好端端的怎麼會被貓抓到,還那麼嚴重?」
  「呃,這我也不知道啊……」

 
  他可不能說出來這是被提耶利亞給抓傷的。
  那天下午,他硬是打開提耶利亞的房門,結果就看到提耶利亞的頭上長了對貓耳,背後還有尾巴在擺動,全都是紫色的。那時候他看呆了,因為這些東西長在提耶利亞身上真的好‧可‧愛;提耶利亞也是傻在原地,好一會兒想起自己的糗態被人看見而那個人還進入妄想的世界(他的表情告訴他的),嘴裡唸著「原來提耶利亞你還有這樣的興趣……」,他當下真的想宰了他。
 
  「我怎麼可能有那種興趣啊!一切還不都是你害的!」
  「我?我只是不小心打破了眼鏡……」
  「你這、罪該萬死的傢伙!!!!!」

 
  後來他就被提耶利亞打了(抓了?)一頓。之後,洛克昂試著跟皇小姐聯絡,她是CB裡算是資深的人,應該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皇小姐聽完洛克昂的訴苦後,語重心長的道:「洛克昂,你應該知道提耶利亞他的秘密吧?」
  「算是知道,這又怎麼了?」
  「如果這也是他的『秘密』,」皇小姐嘆了一口氣。「那個人……不是很討厭地面嗎?你也知道提耶利亞他除了戰鬥等其他狀況外也不輕易把眼鏡拿下吧?因為那副眼鏡是特製的。」
  「啊?我還以為是普通的眼鏡。」
  「──以前也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我想說那實在是太久了就沒跟你講──提耶利亞他,只要拿下眼鏡四十八小時以上,之後在地面曾試著和VEDA聯繫的話,就會長出貓耳跟尾巴。

 
  等等,他沒聽錯吧?
  這種設定不是只有在二次元才會出現嗎?
  貓耳和尾巴不是在特殊的咖啡廳才會有嗎?

 
  「等、等一下皇小姐,我知道妳不是在開玩笑,但是這件事情──」
  「當然除了老一代的天人及你和我才知道啊,洛克昂。事情是你惹出來的所以你要負責到底,不可以讓阿雷路亞和剎那知道喔。還有要重製眼鏡,至少要三個月以上吧……」
  「三個月!?」
  「啊,我會讓你們放假放至少三個月的,這點你放心啦──我要去喝酒了,拜拜。」

 
  還來不及制止通訊就被切斷,洛克昂默默的望向哈囉連開玩笑的心情都沒了。遙想未來的三個月,雖然那樣的提耶利亞好想每晚都抱著睡覺但是每天被抓一頓才是真實;其他還要隱瞞阿雷路亞跟剎那……一想到就頭大。

 
  總之,先想辦法和提耶利亞和好才是最明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