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 _ _ )m葫蘆園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大愛中
  • 21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銀魂】今天不是慶祝中華民國生日,是銀!!!(10/10阿銀生日賀)


 
 
  已經到十月了,江戶城還是一副炎熱的模樣,勉強看的出有秋意的事物大概是路旁的落葉,烤地瓜的生意隨溫度的上升營業額也隨之下降。
 
  坂田銀時心不甘情不願走到超商採買日用品,家裡的兩個小鬼說啥要照顧家裡那隻毛太多而中暑的狗死都不出門,他說那乾脆把那隻狗全身上下的毛都剃掉那不就涼快多了嘛──結果被那隻狗狠狠的在頭上咬了一記,兩個小鬼在旁幸災樂禍。

  其實那隻狗根本沒中暑,銀時在心中暗罵道,小心我在你的狗食裡加上巧克力讓你見上帝去;但他還是乖乖的去買一個月份的狗食,那兩個小鬼的零用錢就用來抵銷這費用,他當然也沒忘記買些甜食和冰品慰勞自己。
 
  走出超市,商店街剛好有慶祝活動,凡是消費到固定金額就可抽獎。銀時看手上的發票剛好有這機會變去轉了轉這輪盤,喀啷喀啷,從洞口掉出了一個金色小球,剛好對應著「第一特獎」的條目,攤販老闆開心的拿出禮物,是四張免費去溫泉旅遊四日的票券。
 
  銀時心想這世界上還是有好事的,正好可以慶祝自己的生日。
 

  
  回到萬事屋,因之前已經將房租付清所以不必擔心樓下的兩個老女人半路攔截,兩個小鬼根本沒有在照顧那隻狗(狗正打開冰箱吹凉),一個在看午間連續劇,一個看著報紙評論這社會真是太墮落了--我眼中正看到兩個墮落的案例,銀時站在新八的背後朝頭部打了下去,新八才說阿銀你把該買的東西都買了吧。
 
  「別把我當成躺在沙發上腦中只有食物的ㄚ頭相比啊,四眼田雞。」說完,他拿出在商店街所抽到的禮物拿出,立即吸引這兩人的目光。
  「小銀~你的貢獻太偉大了阿嚕!工廠長給你當的說!」 
  「笨蛋,要當就要成為國王陛下,工廠長只有毫無志氣的人才做!」
  「不要污衊工廠長的說阿嚕!國王比工廠長更無生產力的說阿嚕!」
  
  不打算加入無意義口舌之爭的新八默默的拿著票,看著上面所寫的優惠方案,紙上寫的明白「四人同行」的字眼。基本上已經有三個保障名額,不過第四個要給誰?定春是狗不能免費,樓下的兩個惡魔絕對不會邀請,大姐要工作所以也不能跟(而且她跟了來的話會有一號麻煩人物也會跟來)。

  但上面寫的規則還有另外一條:非四人同行不具有效力,這可是很麻煩的一點,該不會是看準了現行小家庭的制度吧?不不,應該是我想太多了才對。
  
  此時,門外傳來了電鈴聲,吵的不可開交的銀時跟神樂自然而然的又把這件事丟到新八身上,新八在內心咒著阿銀你自己也是一樣懶惰下地獄去吧,緩慢的走至門前說一貫的台詞「我們不需要報紙--」,看見來人是熟識的人之後,將們拉的更開。「啊,是桂先生啊。」

  「是新八君啊,那,這是一點零食。」桂將手上的提袋交至新八手中,通常他來萬事屋委託事情都用一些禮盒當做酬勞,這次八九不離十又要委託什麼事了。
  「銀時在嗎?」
  「在和神樂吵架中……啊啊,那就找桂先生你吧!」
  「嗯?」
 
 
 

  旅遊巴士上的小姐興高采烈的介紹他們途中會經過的景點,因為小姐長的很漂亮所以巴士上的男性乘客全都目不轉睛的仔細聆聽並予以附和。但阿銀完全沒有心思去管這些,他吃著巧克力棒看著坐在他旁邊的人,比他還要興奮啊。

  「又不是小孩子了,就那麼期待出去玩啊?你把這當成是修學旅行啊。」他還說了好幾次假髮假髮,不過只得到漫不經心的「不是假髮,是桂」之後就沒有下文,於是他放棄跟這個人溝通,闔上眼想著前幾天的畫面。

  新八帶著假髮這傢伙進屋內喝茶並提出第四人就找桂先生一起去吧,那時他正在和神樂這死丫頭吵架只差沒打起來了,心情自然很不好回了句為什麼要找這傢伙來我要找我心愛的結城主播──桂接下來就說我也不想和你去啊應該要把你剔除換成北斗心軒的老闆娘,新八大聲吐槽阿銀你冷靜一點還有桂先生不要再旁邊把局面弄得更亂還把你是個人妻控的事實給暴露出來啦!口氣怎麼聽起來像你才是主人啊!

  「平時的食物是誰提供的?算了算了我也不是這麼小家子氣的人,原本我還想給你們這些東西……」從袖口中拿出醃昆布遞給神樂,神樂立刻站在假髮一邊幫腔假髮你根本是我的再生父母阿嚕,那個自然捲每次都讓我們家的收支赤字的說阿嚕!明明就是你這大胃王及那隻狗把我們家給吃垮的……咳噗!新八胸口重重的被打了一記。

  「嘛,新八君是個男子漢就不要在乎這種小節了嘛。我也有帶你的份說。」桂不知從哪變出了一張專輯,上面的標題寫著寺門通出道專輯初回限定精裝版。身為三次元的OTAKU及寺門通的親衛隊隊長,新八自然收下賄賂站在桂的一旁說桂先生你根本是我的再生父母,那個糖尿病每次都讓我們家的收支赤字的說。接下來新八又挨了神樂一拳,「不准抄我講話的說阿嚕」,「又沒有涉及著作權法我可是有改詞的難不成你要我講外星語嗎!」

  「總之你們就完全被收買了吧吃裡扒外的傢伙!」銀時怒道,「好啊,不要說我阿銀小氣,如果這傢伙捨得他家的叫伊麗什麼的企鵝怪,我就大方的讓他參加。」

  「不是伊麗什麼企鵝怪,是伊麗莎白。你這麼說對伊麗莎白沒禮貌。」

  桂的表情並沒有太大變化,不過新八跟神樂可以感覺到怒意閃到一邊讓桂離開萬事屋。但畢竟收了點好處,新八還是勸銀時幹麻對桂先生那麼凶,平時也是受了點他的照顧,呃,雖然也常帶給我們麻煩,讓他跟我們一起出去玩也沒什麼不好啊。你看,桂先生今天還帶了些禮品過來要委託……啊咧?他忘記要委託我們事情了。

  「算了吧,如果是那傢伙,才不會那麼細神經咧。」

  銀時挖了挖鼻孔拿起桌上JUMP雜誌開始翻閱。「他可是長著假髮的笨蛋。」

 

  到了出發當天,新八真的看到桂準時真的在出發地點出現。他當場丟下他的行李衝過去對桂來記上勾拳罵著虧我還為了你跟阿銀求情站在這樣立場的我是要怎麼辦啊!?神樂咬著閹昆布說沒辦法啊新八,你的人生歷練還淺的很阿嚕,記得等下付我三百元啊你可是輸了喔阿嚕。

  後來新八問了只剩下半條命的桂伊莉莎白到哪裡去了,桂回道我讓伊麗莎白休假幾天讓他去做他所喜歡的事,像是去吃蕎麥麵還是去女僕店……最好伊莉莎白喜歡這些東西啊!你把你自己喜歡的東西硬加在別人身上才是最失禮的吧!


  以上總總造成了現在的情況。吃完剩餘的巧克力棒後又開啟新的一包,坐在後頭的神樂跟新八向銀時要零食,只有三百元以內的價錢他們哪吃的夠啊,不要以為我們沒看到你的水瓶裡面雖然是無色液體但可是有許多氣泡存在著喔。



  下了巴士,四人便走向旅館的所在地。將要到旅館前五十公尺,桂的臉色發白轉頭就跑,新八漢神樂原想叫住桂但他們直視前方後,新八也隨著桂逃走的方向追去,而銀時的臉整個臉都垮下來了。


  天殺的為什麼這群流氓警察也到溫泉地來了──!?
  這麼多溫泉地為什麼偏偏和他們撞上啊!?


  看到他們的時候真的很想轉身就跑,可是如此難得的玩樂機會要是放過了下次要等何年何月也不知道,還是和神樂硬著頭皮向旅館走去(神樂堅持銀時走前面)。越向前進越可以聽見大猩猩扯著喉嚨向他的那群稅金小偷們訓話,內容大抵是我們是來休假的不要打擾到這裡的居民們啊,銀時朝地上吐了口口水說這種音量還不叫擾民這叫什麼,平日耳朵不好此刻聽見壞話倒很靈敏的大猩猩終於發覺他和神樂的存在。

  「萬事屋!?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難不成是因為躲債才跑到這裡嗎?」
  「當然是來度假的,難道窮人沒有享受的資格麼!?倒是你們這群不務正業的流氓警察在我阿銀大爺要住宿的旅館前集合幹麻?想要跟善良市民收保護費嗎,嘎?」

  此話一出真選組的人絕大部分都面目猙獰了起來,有些脾氣較不好的還直接拔出刀來威嚇,真選組副長土方也是其中一員,原先聽見爭吵聲想圍觀的民眾見識到如此氣勢便紛紛走避。

  「混帳你有種就再說一次天然捲,老子可是付了錢住在這裡。」
  「說幾次都行,不過聽者要付費啊美乃滋控。」
  「是啊土方先生你有種就砍人啊,我就以擾民罪逮捕你。(拔刀)」
  「你小子是不是自己人哪!」

  「好了,把刀放下。」別號大猩猩的真選組局長近藤,制止了所有人。「聽清楚了,萬事屋,我們是合法的集體休假剛好來這邊泡溫泉而已。」
  「雖然是這麼說,大家的預定地原本是要到北海道的,不過因為經費有限所以就來這了,老闆。」沖田在一旁補充,土方一拳揮過但沖田漂亮的閃過。

  「──總之,如果早知道你們會來這裡,我就留在江戶城內去對阿妙小姐做愛的攻略。我的心和我的屁屁毛都是屬於阿妙小姐的。」
  「局長,請不要把你的真心話說出來,那兩個人已經擺出瞧不起我們的樣子了。」
  「嘛,雖然很令人火大,不過土方先生你放心,我瞧不起的只有你一個。」
  「渾小子你說什麼──」

  銀時和神樂決定無視他們,進去期待的旅館內休息。如果這旅館被毀掉(銀時看到沖田已經拿出火箭筒對準土方,而土方背後是離店門口三十公分的招牌)那這筆帳也得算在流氓警察們的上頭,然後他們的人氣就會直直往下落不會動搖到我們主角群。



  「新八君,現在的我看起來應該不會認出來原本的面目吧?」
  「啊……?嗯,是啊。」

  要不是他認識這個人已久而且還知道他的特殊興趣是COSPLAY,在旁人的眼裡絕對是個難得一見的美女,還是男人心目中的大和撫子……不行啊新八你是個十六歲體正直的好男生,世上的女生只有阿通好千萬別對眼前的人妖臉紅啊,雖然內心的我真的在讚嘆化妝技術很好很強大啊。

  「那,差不多可以了。」桂將頭髮的末端稍微束起擺至前胸,調整好腰部的黃色繫帶,黑色白蝴蝶花紋的振袖和服在白天街上更是引來不少注目禮。新八跟上桂的腳步,經過傘店的時候不忘買把紙傘,這樣跟一般女性上街時的模態更為相近。
  「那桂先生,你要扮演成跟我們什麼的人?」
  「雖然不太想用這個身份,不過就先暫時成為銀時的女朋友吧。」桂用平常一貫的語調回答。「不怎麼驚訝呢,新八君。」
  「呃、那個、不是……我想說這總比用不知哪來的親戚身份更加有說服力啊哈哈哈,桂先生。」不過不知道真選組會不會信就是了,尤其是那個副長土方跟一番隊隊長沖田兩人,鼻子很靈的。
  「這樣啊。那從現在開始,你們要開始叫我假髮子,做得到吧?」
  「當然。」


  到了旅館門口,真選組已不在此地只留下打鬥過的痕跡,兩人心中暗自鬆了口氣。向櫃檯小姐詢問過房號,順著指示走沒花太多時間就到了房間。
  其實根本不用看指示,循著聲音的來源也可以找到,因為銀時跟神樂兩個人沒事做的話就是吵架。什麼滾回你的母星去,萬年欠債糖尿病患者等等,新八在萬事屋已經聽到膩了。拉開拉門上前勸架,「吵架也吵些有新意的,不要忘了這裡是外面少在這裡丟臉。」
  「那就先教我臉怎麼丟啊阿嚕!」
  「銀時,隊長只是個小孩子而已,」桂看著散在地上的零食,有些包裝還被撕開散落一地。「大人就讓一點嘛。」
  「阿銀我的心永遠都是個少年!而且那些零食是花我的錢我才不讓!」
  「假髮~~因為混帳自然捲從來都沒給我零用錢啦阿嚕~~」看準桂對可愛的東西(小孩也算在內)沒輒,神樂改用哀求模式跑到他旁邊撒嬌。「假髮你對我最好了~~你一定要站在我這一邊阿嚕。」

  最後,在新八的分配之下零食比以二比三作收(銀時二神樂三,新八跟桂自動放棄權利)。當然雙方還是不滿意,原本還要繼續開戰但桂一句「你們如果想吃的話我出錢購買總可以了吧?」兩人就閉上嘴巴,新八在心中補了句你們這群餓鬼餓死在路邊好了。


  接下來是房間的分配問題,在全員不想和真選組靠太近的心態下,把四人房換成兩間雙人房且近邊疆地帶。神樂說因為她是女生所以要單獨睡一間,此意見理所當然被剩下三人所駁回;神樂所設定的理想方案一無效,便換回現實方案一:我絕對不要和小銀睡在同一間房裡,因為我在小銀的房間裡曾經找到過A片,我實在是很擔心小銀會對我亂來的說阿嚕。話一出房內氣氛降至冰點,銀時大吼著死ㄚ頭你不要亂說那種東西叫做愛情動作藝術片是很深奧的東西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蔽了還有誰對你有興趣了也不看看自己的身材還是幼兒體型啊!!神樂回嘴說是喔那麼那些藝術片的封面長的還真像有四十幾片這麼多喔阿嚕。為了扳回劣勢,銀時又吼著小鬼你根本不懂這些東西的好,不過新八跟桂冷冷的目光已經投射在銀時身上。

  「我想我還是跟你睡吧神樂,跟阿銀在一起的時間久了身心都會汙染的。」新八將擺在地上屬於自己和神樂的行李拾起,對桂說了聲對不起讓你和這變態自然捲睡一房,如果有個萬一也只有你制止的了他了──制止什麼!?阿銀我就這麼不可信任嗎!?
  「討厭的小鬼,走出去後半夜上廁所怕鬼不准找我!」


  「怕的人是你吧阿嚕。」神樂用力的關上拉門,桂嘆了口氣轉頭看著銀時手撐著頭橫躺在地上閉上眼動都不動,身子移至銀時旁摸了摸他的頭部。

  「……少安慰我,我已經是大人了。你該擔心你自己。」
  「是是。不過你那裡可是沒有以人妻為主軸的A片啊,這樣的我是無法成為人妻控的。」
  「你還活在剛剛的對話裡啊!?」他真的很想把他的假髮摘掉看看他的腦內構造是不是空的。「我是說真選組!我可沒辦法保證你不會被抓。這裡不是萬事屋沒辦法藏你,就算你現在委託阿銀我保護你也來不及了!」
  「不用擔心,如果會被發現早在街上就認出來了,外頭可還有貼著告示的。」


  兩人不再對話,銀時很明白真選組跟他們萬事屋的孽緣不會那麼簡單就會結束,桂加進來參與他們就是多加了一條引線,不過這道理就算再怎麼解釋他本人還是搞不清楚。不知道過了多久,銀時的頭部已轉移到桂的大腿上賴著一段時間,直到桂發出微微的驚呼聲他才稍微睜開他的死魚眼。

  「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起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而已,是有關這間旅館的傳聞。」
  「那也不是無關的事,只有不緊要而已啦假髮。」
  「不是假髮是假髮子,少雞蛋裡挑骨頭了這樣你還算是個武士嗎?」桂自然的說出他的口頭禪。「我聽說這家旅館在秋冬季節會鬧鬼而已……銀時?你還好吧?」


  銀時開始認為他中獎是不幸的開始,猶如苦藥外的糖衣。
 
 

  此時,真選組全員集合在旅館最大的房間內跪坐下來屏氣凝神聽著全隊最無存在感的山崎做出的調查報告,因為土方很在意萬事屋來這裡的目的,沖田聽也不聽直接戴上可笑的眼罩睡覺。

  「這個,我剛剛問過老闆娘,萬事屋他們是中了商店街的頭獎才來旅行,會住個四天左右,房間原本是通舖後來換成了兩間雙人房。關於雙人房的事情我有詳細的問了一下,老闆除了帶著平常的那兩個人之外還來了一個很漂亮的美女。」
  「美美美美美女!?難不成是阿妙小姐嗎!?」在進藤的世界裡美女只有阿妙一個,而情敵則是阿銀(事實上沒這回事)「萬事屋那個混帳住過阿妙小姐的家之後直接要來蜜月旅行了嗎!?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十四!把那邊的刀子拿給我我要宰了他──」
  「冷靜點,近藤老大。山崎,關於那個女人……既然老闆娘是說美女來著,那應該還記得長什麼樣子吧。」
「是的。她的身高和老闆差不多,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穿著黑色振袖和服,不像平日大姐的穿著。」
  土方吐了一口煙。「這樣啊。那就放心吧近藤老大……老大?」

  土方抬頭看站起來的近藤,他的眼裡閃爍著紅光,下一秒他立刻大喊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倒要見那女人一面說什麼都要去破壞萬事屋的桃花──接下來除了土方和沖田之外的隊士們都大聲說好一副就是去死去死團成員的嘴臉,紛紛拿起身旁的刀劍隨著近藤一起出去,走廊上的人見識到如此陣仗都閃到一旁。土方想這不就是擾民了麼但也沒有追出去,用腳踢了下沖田說小子這麼有趣的事為什麼不跟著去還裝睡。
  「擋別人的愛情路會被馬踢喔,土方先生,你的大腦被美乃滋淹沒了嗎?」沖田把眼罩拉至額頭撐起身子。「我對於晚上的廟會比較有興趣,這次一定要讓那群攤販痛哭流涕乖乖付保護費。」
  「你也一樣危險啊!」



  新八和神樂無語的看著在他們房間前面鬼鬼祟祟的份子,那些人看見其流氓樣子就可以百分之一千確定是真選組的人,他們的耳朵旁都掛著耳機,不時傳來著大猩猩確認各方是否部署妥當的聲音,新八實在是很想說你們這群白癡怎麼會蠢到在走廊上明目張膽的監視阿?而且你們想監視的人有兩個已經站在外頭另外兩個人早就出門去了!神樂拉了拉新八的袖子小聲問說要不要找小銀他們講有一群偷窺狂在他們房門外,新八想了一下,回神樂比起那個還不如去誘導他們到別的地方,桂先生,呃,假髮子也不會危險。

  「好啊!那麼作戰開始,義大利麵刑警阿嚕!」
  「不要那麼大聲啦神樂,還有義大利麵這個梗沒看過銀魂的人是不知道的!」

  說到演戲,新八和神樂在阿銀的不良示範之下,就算是性別互換的角色都可以演的很好不會被熟人認出來(除非一開始就知道),裝腔作勢更是得心應手。當他們走過去的時候,真選組的隊員裝成一般房客三三兩兩在聊天,但他們的目光還是在他們兩人上頭;新八和神樂就很順勢的說出「那我們回房休息吧,先比賽誰先到房間」,三步併兩步的跑走還不忘拐個彎讓後頭的真選組隊員們在交叉點看不到自己的影子,頻頻透過耳機來向別人確認兩人的蹤影。神樂提議更乾脆一點裝做我們住別的房間,便隨便拉開其他房客的門快速進去出來嚷著「小銀你這笨蛋我的零食都快吃完了你和假髮到底去哪裡了阿嚕」好讓腦袋長在大腸裡的稅金小偷發現然後誤會,新八默默的在旁邊像那間房客道歉,希望那些人不要被嚇到,隨後就被神樂拉走到廟會裡了。



  「銀時,不要走那麼快。」
  「才不要,老子早就嗅到兩~百公尺外的棉花糖香味,來廟會如果不吃阿銀我會因為糖分不足感到焦躁的。」

  銀時牽著(事實上是單方面硬拉)桂的手向廟會的中心走去目標是草莓口味的棉花糖,人潮雖多但也不造成道路擁塞,沒多久就到了賣棉花糖的攤位。老板是個約六十多歲的歐吉桑,微笑的說這裡的棉花糖一隻都一百元,年輕人你還帶了女朋友來啊那老闆我就再多送你一支給你女朋友喔──銀時自然是搶在桂之前發言真是謝謝你啊老頭子她正喜歡草莓口味的。


  「我才不喜歡草莓,我想要蕎麥麵。」
  「世界上沒有蕎麥麵口味的棉花糖啦笨蛋。」銀時沒花多久就把它的棉花糖吃完只剩下一根桿子,它的下場是被銀時隨手亂扔插到不幸的路人甲。「你不吃就給我。」伸手要搶反被桂打了一下。
  「不要,吃這個會讓武士的靈魂墮落。」
  「那你拿著是什麼意思?你是想在沒人的時候讓你的靈魂墮落嗎?」
  「帶回去給隊長吃的,女孩子比較喜歡這口味吧。」

  銀時不滿的呿了一聲,對神樂那丫頭那麼好幹麻?填她的無底洞還不如提高我的血糖值,你忍心看阿銀我因為血糖過低送醫院嗎?桂冷淡的說你要送醫院絕對不是因為血糖過低而是因為糖尿病引發一堆慢性病同時發作,你要感謝我為你的健康把關。

  「假髮你腦子啥時轉那麼──」「這不是老闆嗎?」

  銀時臉朝向發話者,桂聽見聲音就連忙將臉遮著站到銀時背後,說話者正是真選組之一的沖田,他的背後則是土方。「啊啦,帶女朋友來玩喔?有一套啊老闆。」

  「呿,管人家那麼多嫌事作啥?」土方吸著煙吐了一口,不耐的表示:「我們走,總悟,我不想看到這銀髮渾蛋。」
  「真受不了你呢,土方先生。嘛,對不起啊老闆,剛剛土方先生一直都在盯著你的女朋友呢,我為我的上司的無理向你道歉。」
  「誰要道歉啊!?」
  「嘛,當然是剛才接話的人囉,土方先生,真是沒有自知之明啊。」

  銀時沉默的看著這兩人在面前吵架,桂在後面悄聲說趁這個時候快走他們是很煩人的,銀時小聲應著比起他們你也不差──後果是被打了一肘,桂低聲警告著這可是重要時刻你給我好好演哪不然我們都死定了。手變成十指交扣,臉部的表情換上在西鄉媽媽桑底下工作時標準職業笑容,往反方向走去。

  「喂,那邊的女人。」
  桂愣了一下,但他並沒有回過頭去,握著銀時的手緊了起來。銀時則用死魚眼回望過去,沖田的頭被敲了一個腫包,土方跌坐在地上也好不到哪裡。「看起來很面熟啊。」

  「用這麼老套的方式搭訕難怪沒女朋友阿~~」銀時的手心開始流汗,不過臉還是沒有任何心虛的跡象,至少死魚眼已經死的很徹底。「怎麼,沒女朋友就看人不爽搶人陪啊?濫用職權嗎你這條子。」
  「啊,老闆,其實土方先生對黑色長髮的女人都很有興趣,這男人在以前的日子裡可是騙了不少這樣的女孩,真是不知羞恥喔土方。」
  「你小子少說點話。」沖田頭上的腫包又增加一個。「只是感覺上在哪裡見過……算了,沒必要深究。」將煙扔在地上踩熄離去,留下一句如果有奇怪的事我還是會找你的萬事屋,沖田則說不要太放在心上啊老闆就當那白癡已經進入更年期了某方面會比較敏感啊隨後跟上土方,銀時跟桂確定他們已經離的夠遠才把手放開。

  原本預定還要再逛一會兒,但一來是怕被其他真選組的人看見,再來是聽見遠方傳來攤販的哀叫聲及疑似神樂和沖田的打鬥聲,為避免賠償的責任歸屬權還是早早回旅館為上策,反正還有溫泉可以泡不會太悶。


  ……不過要早點回房,他可不想在溫泉內見到貞子類似物。



  第二天一早真選組很認真的(除了土方和沖田外)在開作戰兼檢討會議。

  大家都一臉陰沉不斷發出怎麼會這樣啊的電波,他們可是確定萬事屋的那兩個小鬼從那個房間走出所以才會在外面埋伏到三更半夜潛入……但是進去之後只是個老頭和他的老伴睡在地上啊!難不成那兩個小鬼使用了浦島太郎的盒子嗎!?沒天理啊!
  結果很不幸的被隔壁房客務認為是小偷而慘遭旅館的工作人員修理,後來是土方副長出面拿出刑警的證明才化解誤會,但旅館的老闆警告過他們如果膽敢在住宿其間還去騷擾其他房客的話──就算是天皇老子來也會轟出去。

  所以真選組隊士們真的很苦惱行動要不要繼續下去,他們也想過快快樂樂的假期啊,但是局長絕對不會答應他們的要求。果然反省了十分鐘不到近藤就下了一切計畫照昨天的進行,不成功便成仁,隊士們內心大聲哀嚎著有很高的機率會成仁啊──有些還不想這麼早就打包回去的隊士哭喪著臉問土方及沖田可不可以勸勸局長不要這麼莽撞。

  「你知道的嘛,局長不是那麼會輕易放棄的男人才能當上局長。」
  「回家或是切腹選一個。」

  ……真的得放棄假期了。

 

  身為忠實的萬事屋工讀生(?),在門外偷聽到這消息當然連忙回去報告老闆,不過當事人卻不太介意的樣子。

  「啊──?想跟我鬥啊?還早一百年呢。」銀時挖挖鼻孔將鼻內的障礙物彈射到新八的衣服上,一副是我是主角所以最後的贏家還是我的態度。
  「說的好啊銀時,我們兩人合作絕對會贏的!假如你加入攘夷志士你會更強的!」
  「為什麼這種事情還是可以扯到攘夷的事份上啊!?」

  不用懷疑,這是新八的吐槽。「那麼前面的描述都是假的啊!?什麼手心流汗的不就是怕的意思嗎!?你們兩個不要轉過頭去無視我啊!」

  「放棄啦,新八。」神樂咬著醃昆布,手中還抱著昨天晚上的戰利品,說假髮本來就是假髮、小銀則是糖份跟奇怪的液體所構成根本就沒頭腦啦阿嚕,陪我去玩啦四眼田雞。啊、不可以帶我去不良場所還是四下無人的地方喔阿嚕。
  「誰會帶你去這種地方啊!還有廟會的攤位已經被你跟那個S星人聯手毀了一半我們晚上根本沒地方去啦!」

  但根據神樂的個性,凡是吐槽的話她才不會聽進去,賞了記新八上勾拳後直接帶出房門外拖出去一起逛街,當然沒有忘記和銀時跟桂說再見你們的死活我管不著。

 

  到了晚上,真選組的隊士又分散監視著銀時跟桂的房間,大猩猩本人則和五六名隊士四處晃晃等著新八跟神樂──他在下午睡覺醒來時想到一個計策:萬事屋最寶貝的除了錢之外就是那兩個小鬼,暫時性的綁架他們應該可以把萬事屋跟那女人分開,這樣我就有機會一親芳澤,不對,是看到廬山真面目啦嘿嘿。

  不過,下午做的夢還是在白天發生的,所以仍屬白日夢喔。
  向左走向右走的男女主角們都會見面了更何況是銀魂,所以只用一句的時光就讓他們相遇了。新八看到衝上來的真選組們當然是拔腿就跑(雖然內心OS還是抱持著疑問我沒有犯錯為什麼要跑又不是被狗追嘎啊啊啊),神樂則來記飛踢正面命中大猩猩臉部,至於小角色們就一人一拳/腿就打倒在地,計畫失敗一半以上;可是因為小角色們也是雜魚般的存在所以會無限制增援,沒多久神樂也隨新八的逃亡路線跟上新八,問新八你有沒有辦法拉開紙門對面就是萬事屋阿嚕?

  「你別把我當成哆啦A夢!我的樣子像他嗎?」
  「呿,原來你只是能當大雄的角色,果然更不能奢望你變成新一阿嚕。」
  「這又關新一什麼事了!?」

  正當他們快跑到自己的房前,準確點是銀時跟桂的房門口,又碰到準備進去問安的土方及沖田二人組。

  「其實你也很想知道吧,土方。」
  「是你拉我來的。」
  「可是你的手按了門鈴喔,叮咚~~」
  「拉門怎麼可能有門鈴啊!少利用你腦袋BGM影響別人哪!」


  「不論怎樣都好拜託你們快閃開──!」
  新八近乎抓狂的大叫卻未得到太大的反應,反而神樂看見世仇沖田兩人不由分說直接無視旁人打起架來,波及到土方和新八及追上來的人。
  砰的一聲,銀時及桂的房門就被撞倒,一群人跌倒在地。

 

  到了第三天,萬事屋三人加桂在街上尋找可以帶回去的土產。桂還是穿著女裝,所以惹人厭的注目禮還是繞在他的身上,銀時是這樣解讀的;不過桂本人倒沒有這種細神經,發現銀時表情不太對的時候還問了句難不成你還為昨晚的事生氣?

  「才沒有嘎渾帳!老子我糖分不足感到很焦慮啊!」


  昨晚離一群人撞倒的時間稍早、真的是稍早而已,銀時跟桂無聊著又開始無意義的口舌之爭,不知道怎麼吵的就吵到桂的女裝扮樣,銀時就說我要把你的叢墮落的深淵拉出來所以你給我換回原本的衣服──

  於是乎,就在拉拉扯扯之間,門就被撞倒,一堆人就這樣倒在他們的房門口。


  新八的眼鏡雖然是歪著的但還是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他發不出聲音。

  神樂嘟著嘴巴說小銀你偏心你在家中都不准我和假髮打的如此親熱阿嚕對不對新八?

  鼻子插著神樂兩根手指的沖田說一切都是你害的打斷人家親熱要切腹啊土方先生。土方去死。

  被壓在沖田下面的土方說是你弄倒門的應該是你去死。


  桂因背對著他們不清楚發生什麼狀況,微微轉過頭去撇了一眼,再看看自己不整的服裝跟銀時的表情及反應,已經猜到了七八分。

  「──你們這群人,為什麼要打斷我的好事嘎啊啊啊──
  你們才是這旅館的鬼吧───────────────!」

  
  所以今天他們可以很放心的出來逛街,真選組的人全遭到飯店老闆趕出去,且被相關業者聯合起來成拒絕來往戶,乖乖哭著打包回家。至於銀時他們,雖然是受害者,但因為銀時教訓過度也波及旁人,也得負責賠償一些東西。新八安慰著至少老闆沒連著我們一起趕出去啦,不過銀時並不怎麼領情,他嚷著這樣就沒辦法買很多的溫泉草莓巧克力饅頭,神樂跟著附和就是說啊我也沒辦法買很多溫泉出產的溫泉醃昆布了阿嚕。

  這和你們平常買的東西沒啥兩樣嘛,新八想著,加個溫泉會比較有意義嗎?

  「好啦好啦,這裡有免費的食品兌換卷給你們用。」
  「你以為這樣可以騙的了阿銀我嗎?阿銀我的火氣不會因此減少了啊。」
  「不要看不起我啊假髮,我不會感謝你的阿嚕。」

  那你們又很快速的奪過免費票卷是怎麼回事?不要為了證明自己是有理的而擺出高橋名人的戽斗臉啊!高橋名人會哭的啊!

  「嗯?新八君你不要嗎?」桂拿免費票卷給新八,上頭印著溫泉口味的牛排免費試吃,讓新八想著這世界的邏輯問題出在哪裡,只有他才是正常人嗎?溫泉口味的牛排是什麼啊?牛肉加上溫泉湯嗎?

  為了自己的腸胃著想,新八回絕了桂的好意,說我才應該對昨晚的事情道歉,昨天晚上打擾了兩位在美好的時間獨處,嗯啊這應該要從何講起……好混亂好麻煩哪!總之很對不起啊──

  「冷靜點新八君,沒發生什麼事啊,所以不用道歉了。」
  「不對如果是平常還好但昨天是阿銀的生日沒發生什麼事才麻煩──」
  「……不太懂你在說什麼。總之先冷靜下來啊新八君。」



  「今天新八君怪怪的。」

  桂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著,在確認N次真選組不會回來後便去打理卸下濃厚的裝扮,現在穿著普通的白色浴衣。

  「他是誤會了什麼事情?」
  「誰知道,這年紀的小鬼很會胡思亂想的。」

  阿銀翻著看了至少十次的JUMP雜誌,他的行李還是很散亂的丟在地上。眼見要本人收拾是無望的,桂整理好自己的份就順便幫銀時整理。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性格越來越像人妻了?」
  「囉唆,你的性格才像個大叔,是無可救藥的那一型。」
  「也對,以現階段來講你是個配不上大叔的人妻,居然會忘了我的生日。」
  「………………」

  桂沉默的走至銀時旁邊,快速抽走他手上的JUMP雜誌並砸在他頭上。

  「還給我。」
  「──很痛啊混帳!老子現在還你一百拳都可以怕你啊!」
  「把巧克力聖代還給我,生日禮物沒了。」
  「嘎──!?我有沒有聽錯啊!?那個是生日禮物?很廉價啊混帳!而且你原本有打算把那個當生日禮物嗎?是聽到新八說出來才在這裡補上『生日禮物』四個字吧!?」
  「比起某人直接把我的生日搞錯要好太多。」
  「就說我不是故意的!」雖然自知理虧但吵架時是比誰大聲誰贏。「都是你的名字叫桂我才以為你是九月生的!」
  「不是桂,是……沒錯,我是桂。」

  這傢伙沒救了唉──銀時從很久以前就明白這一點,不打算吵下去(反正戰況是他佔優勢),很乾脆用假髮我不管我就是要禮物啦當做結論重複LOOP再加上柔性口氣最有效。

  「……你真的想要禮物。」
  「廢話,要不然阿銀我要哭囉。」

  銀時走至桂的後方輕輕的抱著,頭微微的靠在頸窩上,口氣稍稍加重再「我真的要哭囉」六個字,順便提醒因為我是大叔我不能保證我不會做理論上大叔會做的事,還有觀眾們不會想看我哭的別讓觀眾們失望啊。


  「你早就是大叔了,最糟糕的那一種。」
  「那,我可以理解為你答應了嗎?」
  「你想太多。」



  次日早上九點,新八和神樂整理好該帶回去的東西就先去辦退房手續,櫃檯小姐問說另一間房的房客是不是還在休息,新八緊張的說難不成退房的時間也快到了嗎真的很對不起──隨即衝回去另外兩人的房間,留下櫃檯小姐默默的說其實晚餐前退房就行了客人,聽見這些話的神樂自然跑去追新八告訴這消息,並且回了櫃檯小姐那我不退房我要吃午飯啦阿嚕!

  到了兩人房前的新八,顧不得要有先敲門的禮貌直接打開,喉中預備發出警告,看到房內的樣子先呆了幾秒隨後大喊對不起快速拉上房門。

  真的什麼都沒有看到喔,我的眼睛剛才是瞎的,新八自我暗示著。

  過了五秒,神樂也來到試著冷靜中的新八面前,看到新八的模樣當然是說出不合邏輯的推測,使新八轉移注意力在吐槽上。轉述完櫃檯小姐的話後,神樂突然想到身為一個好女兒早上應該進父母房內問安,新八驚恐的說這個遊戲已經在昨天就玩完了,用盡全身力氣才把神樂給拉住不讓她進去。

  「難不成有見不得人的東西嗎阿嚕!」
  「沒這回事啊神樂!我給你五十塊一起去買東西!」
  「醃昆布沒有那麼便宜你這米蟲!想要用醃昆布誘惑我嗎阿嚕!?」
  「既然你都已經把心願說出來了,那就只能加碼到一百元我就沒錢了啦!」
  「成交!」
  「真的那麼好打發啊!」

  最後,新八帶著神樂去一般的便利商店買醃昆布滅掉她進那兩人的房間的企圖心,不過也擔心這會不會有白癡走錯房間慘遭阿銀修理。

  管他的,他還得想辦法從阿銀身上挖到薪水去買下個月要出的阿通新單曲,看來用這件事要脅也是不錯啦。


  如果他講出來還能活著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