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 _ _ )m葫蘆園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大愛中
  • 21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銀魂3Z】七夕本來就要兩人過啊(8/12新八生日賀文)

    新八整個人都在幌神,走路回家時還撞到了好幾根電線桿、看到大姐煮後不成蛋型的煎雞蛋也沒吐槽就吃了下去──後果當然是昏倒到天明。

    一切都是那女孩的一句話。

    「我要和你約會阿嚕!」

*

    銀魂學園三年Z班在不負責任的銀八老師上完最後一堂國文課後(下課時間視銀八這傢伙口中的棒棒糖何時吃完決定,平均是十分鐘上下),就恢復了平時的生氣。

    新八站起來說一句這堂課的感想。
    他的大姐阿妙使出連環百萬噸拳擊痛毆大猩猩。
    神樂在吃今日第五個便當。
    土方和沖田你追我打,一旁的山崎揮著羽毛球拍沒多久就被土方以「違反上課秩序」打倒在地。
    桂拿起講台上的上課日誌走出教室找銀八簽名。

    十分鐘後戰況有擴大的跡象。只要是人類能力所及可以扛起來的都在半空中飛來飛去,最主要的原因是神樂也加入了(土方和沖田兩個SM夫妻其一打翻了她的便當之故)。

    在三年Z班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雖然在平常人眼中稱為暴動。

    約過了十五分鐘吧,桂拿著看起來是學校要求報告的單子走進教室,連續說了幾次同學請安靜一下後沒人理他,一直站在教室後的伊莉莎白打開裏人格模式恐嚇「渾小子再不聽他報告我就一個個凌遲」,全班才安靜下來。

   「呃,這個,明天晚上學園旁的歌舞伎町要辦夏日祭典,因為學校開放學生擺攤賺外快,所以明天停課…是這麼來著」

    全班歡聲雷動,尤其是廢才男長谷川同學根本是哭出來了。
    「這根本是為了我而設的啊!!!班費和卡債的問題終於有著落了啊!!」

    不過他不知道新八在背後默默吐槽「最快樂的應該是銀八老師,因為明天有四堂都是我們班的課」

*


    放學時段,新八和神樂總是一起回家,因為阿妙大姐在學校還有打工,所以沒有同行。

    「喂,新八」
    「幹麻?妳要問今天晚上的菜單嗎?那個都貼在冰箱上頭」
    「不是那麼愚蠢的問題阿嚕!雖然我剛好也要問啦阿嚕!」

    …那麼到底是什麼問題?不能回嘴還真是痛苦。

    「明天有祭典對吧阿嚕?那是什麼玩意?」

    對喔,神樂沒這樣講他都快忘了她是歸國子女,不清楚這地方的習慣。

    「簡單的說法就很在寺廟的周圍會有很多平時難得一見的玩意,例如撈金魚啦、射飛鏢阿,吃的玩的都會在這裡,當然也會有人趁這時候去拜拜」
    「拜拜?」
    「嗯,因為七夕快到了,很多情侶都會來拜拜祈求能在一起」

    話說回來他都已經快從高中畢業,女朋友都沒交過一個還真是悲哀;雖然他最大的夢想是和熱音主唱寺門通一起去,不過他只是個小人物怎麼可能有機會。

    神樂看著新八變化不定的臉,歪著頭想了一下,臉突然變的嚴肅並停下腳步。

    「我要和你約會阿嚕」

    新八停了一下,不過0.5秒後又繼續走路。
    夏天太熱了等下買些冰吧。

    「喂,新八,我要和你約會」

    新八再度停了一下,大腦在一秒後判別這是幻聽是幻聽騙不倒我的。
    但三秒後神樂從後方使出直拳正中他的腦部讓他回到現實。

    「混帳眼鏡男你一定要我說這句話好幾遍嗎!?我說明天我們要約會!!」

    接下來的後續接回前面。

*

    晚上,歌舞伎町平時就很熱鬧的樣貌再加上祭典的人潮,顯得更加喧囂。


    新八第一次看見神樂穿和服雖有些不習慣,不過他承認是有那麼一點…好看。

    「那是什麼表情?你看不順眼嗎阿嚕?」

    不不,新八你不可以上當,她的表情和行為跟平常沒啥兩樣,你看那傢伙的手指頭上還有新鮮的鼻屎……
    推推眼鏡恢復正常「嗯,只是在想約會通常會做什麼」

    突然,靈光乍現想到平常家人在看的電視劇男女主角都是從牽手開始談戀愛的…
    那牽手不成就挽著手吧。

    可作出此動作後立刻被神樂使出過肩摔打倒在地。

    「大姐交待過男女授受不親阿嚕」
    「是誰先提出約會要求的說啊!?我可是很認真的在想約會該有的行為!」
    「假髮也說過如果有人未經同意碰你就可以告性騷擾阿嚕」
    「那傢伙的情況和你的情況完全不一樣無法比較好不好!?」

    折騰了一番之後,才達成協議神樂拉著新八的衣袖逛逛。
不過在某種意義上也不錯,至少不會被穿行於廟會中的去死團盯上。


    當然逛廟會的主導權都在神樂身上,新八沒有反對的餘地(出錢除外)。沒過多久手上就拿著許多的戰利品,不管是喊得出或是無法形容的都有,雖然他很同情被神樂所盯上的長谷川同學的攤子啦,鐵定賠本的。

    然後在班上的人大部分也都來了,但怎麼看都不像有正常行徑。
    銀八老師跑到桂同學所打工的露天咖啡廳澳客般找碴說沒護士服也要有女僕服。
    近藤同學衝到台上邊打太鼓邊吶喊阿妙同學我畢業後一定要娶妳,然後他大姐就找人把台子拆了。
    平日在學校幾乎不見的不良少年高杉在收取保護費。

    算了算了,今晚過後明天世界還是一樣很和平。

    逛的差不多時回家的途中遇到了神樂的死對頭沖田,以及總在沖田一旁的土方,兩人一見面就互槓起來。

    「矮子支那女居然交的到男朋友這可真是奇蹟」
    「比起我來你交了個男朋友更讓我感到訝異阿嚕,年紀輕輕的就走上不歸路啊…」
    「眼瞎的人是你吧,你沒看到這傢伙是我女朋友嗎?」
    「干我屁事啊總悟你這渾帳!!別說些令人誤會的話!!」
    「總之贏的人是我阿嚕!明天交一個月份的醋海帶來阿嚕!」

    咦…?
    贏了…?

    「贏了什麼啊神樂?我怎麼沒聽說過?」
    「啊,那個啊,就是我和這渾帳打賭誰先交了男朋友並帶到公開場合誰就贏阿嚕」

    噗滋。

    「原來你是因為這個才和我在一起嗎!?」
    「要不然你這副模樣哪交的到女朋友啊阿嚕!?」

    霹靂啪拉轟隆轟隆淅瀝淅瀝…

    「幹麻洩氣啊?醋海帶我會分你十分之一的阿嚕」
    「我不要這種同情…」

    志村新八,十八歲,七夕過後又是孤身一人,未來考慮參加去死去死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