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 _ _ )m葫蘆園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大愛中
  • 21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銀魂】就算是熟人拿東西給你也要小心一下ˇ(6/26桂仔生日賀文)

 

    「伊莉莎白,桌上的那個包裹是哪來的?」桂盯著包裝甚是詭異的包裹,滿臉都是問號,腦中正在想像著「這應該是恐怖份子才有的行為」等等之類的事。
    伊莉莎白舉起木牌,上頭寫著『一個叫坂本的傢伙寄來的』

    「咦?他寄的?這樣可說不過去,都沒有寄什麼回禮去…」
    今天是什麼大日子嗎?那傢伙老在外太空根本不知道過了幾年幾月吧?上次送的伊莉莎白可當寵物作伴,還是聊天談心(?)的好對象,兼會幫忙做家事,日常生活除了搞爆破加玩官兵捉強盜外又更多采多姿了些。

    …所以,裡面裝的是什麼?

    小心的打開來一看,只有一個裝著黑色液體的小瓶子和一張小紙片,上頭寫著:


    阿圭(這年紀不能再叫你小圭圭了):
        伊莉莎白最近過的好麼?   
                                        BY坂本
    P.S.祝你生日快了(樂)

    …沒禮貌寫錯名字也就算了,正文和附註總是搞錯是怎樣啊!

    揉揉自己的太陽穴,既然是自己生日就往好處想一點,總比銀色自然捲的傢伙沒送禮還來的好…絕對沒在說某人。

    此時伊莉莎白貼心的拿來兩個茶杯,把瓶內的液體一滴不剩的五五分到兩個茶杯中。一人一怪毫不猶豫的喝入口,接下來眼前就看到七彩霓虹燈,咕咚倒下。

*

    「新八,門前有人在按電鈴快去開門啦阿嚕!」
    神樂悠悠哉哉的看著她最喜歡的Lady Four’s邊咬著醋海帶下令道;附帶一提銀時因為喝過量的草莓牛奶而在廁所淨空腸道中,定春則在客廳的沙發旁睡覺。

    「你自己不會去開啊!」
    「因為新八你這種角色也只能做這樣的事了阿嚕!」

    新八恨恨的咬著下唇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門前詛咒著作者為什麼除了眼鏡和吐嘈這兩項特徵外其餘的什麼都不給,讓他看起來就一副串場路人甲的德性。

    「不好意思,我們家已經訂了朝日,不需要日經…」
    新八的眼鏡呈反光狀態,僵硬的挪了挪眼鏡的位置。

    「新八你這沒啥小路用的OTAKU開門那麼久是要讓蚊子進來麼阿嚕…」
    不耐的神樂看到眼前的光景,拿在手上吃在嘴裡的醃昆布通通掉在地上。

    「汪啾─」
    定春在室內打了個大噴嚏,站在門口的兩人才回神過來。

    「小、小型的伊莉莎白頭上長沖天炮-」
    「懷、懷中還抱著孩子-」

    不會吧難不成是第77訓所出現的翻版嗎!?我們可不想再被捲進奇怪的事件中阿阿阿阿阿阿──
    立馬想將門給關上,可惜慢了小隻的伊莉莎白一步,成功撞進屋內,SAFE。

    「小鬼們你們也太小看天人了吧!」小型的伊莉莎白把抱在懷中的小孩拋向新八,讓他沒時間吐嘈「原來伊莉莎白小時候會說話我是不是要中樂透了」,下一秒就閃出門外落下一句「我要去玩好玩的就幫我照顧這傢伙吧」不見蹤影。

    「「……」」兩人默然不語,美好的一天毀了。

    新八看著手上所抱的孩子,總覺得有些眼熟,不過就是想不起來和誰有關聯。

    「這小鬼長的還挺清秀的阿嚕,是男的還是女的,新八?」
    「我怎麼可能知道啊!」
    「那就把衣服脫掉不就知道了阿嚕,新八就交給你了」
    「我又不是戀童癖!為什麼不是你來做啊!」

    兩人就站在門口吵起「到底誰該脫掉小孩的衣服」足足十分鐘,萬事屋老闆銀時才帶著黑眼圈手中拿著草莓牛奶步履蹣跚的走出廁所。

    「吵死人了大便都無法止住一定都是你們害的!括約肌失調很痛苦的你們知不知道!」
    「誰管你括約肌失調啊阿銀!連肛門都照顧不好的傢伙有資格當武士嗎!?」
    「就是嘛阿嚕,懷孕可是比大便還痛上一百萬倍的知不知道阿!」
    「神樂妳最好是懷過孕啦!」
    「OTAKU就算照顧好肛門也不會成為武士啦阿嚕!」

    …完全聽不懂吵架的論點在哪兒了。再喝了一口讓排泄物控管處失去機能的草莓牛奶,讓自己的思路更清晰些,才發覺到新八好像抱著一個小孩。

    眨了幾次眼,再用拳頭揉了幾下,小叮噹的時光機器真的出現了!?

    「小圭?」
    「「咦───」」

*

    被銀時認定為「桂」的孩子仍躺在沙發上睡著,另一端坐在沙發上的三人則盯著他瞧。

    「難怪我一直覺得很眼熟…」
    「小銀,難道不是他的孩子嗎阿嚕?」
    「怎麼可能會有,如果有的話我也應該拿到喜帖才對」

    三人嘆了氣,災難總是離不開他們三天啊。

    「對了,因為是你們發現的,所以-」
    來不及說完,新八和神樂就衝向門口處。

    「阿銀我突然想起來今天是阿通的限量寫真集附加CD唱片『你有幾個老媽』黃金慶功版沒時間陪你吐嘈的工作就順便交給你了!」
    「口胡這如果是真的你今天才不會來萬事屋!」
    「定春牠今天還沒出去晃晃我帶牠出去阿嚕!」
    「混帳明明七天中有五天是媽媽我在溜狗!啊咧我啥時變成媽媽了?」

    望著兩人急速離開的背影,古人說「寵囝不孝,寵豬舉灶」現在他可是清楚體會到了,不過唯一的差別是沒給他們薪水。

    回過頭看著小孩型態的桂,這世界果然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啊…如果他沒有記錯,印象中小時候的他因為身體不好沒什麼笑容,是個藥罐子,天氣再熱也會穿上一件披掛─看來不是人老了,就是時間過的太快了啊,那傢伙除了個性及長相外,其他的都在變。
    例如老是跟在他身旁的企鵝怪就是一例。
 
    這下可好,現在連出門都沒辦法了。
    樓下的死老太婆和自以為有貓耳就會有萌點的老女人一定會認為「有錢養小孩沒錢繳房租墮落的男人又有私生子啦」;被表裡不一的阿妙或是有極端M傾向的小猿撞見,一個會把他丟到大排水溝內另一個則會先自導自演一段戲再展開強烈的攻勢;最悲慘的情況是遇見平日遊手好閒卻無端老扯上關係的流氓警察真選組。
    今天早上應該看結城主播主持的「今日最不幸的星座」節目啊。

    背後聽到沙發聲響,將沉浸在負面想法中的自己拉出。正想說些什麼時,由躺姿變成坐姿的人兒先說話。

    「這裡是…」
    「我家,」抓了抓頭髮「你平常老是翻窗不請自來的地方,小圭」
    「…不是圭,是桂」

    聽到熟悉的回答,銀時鬆了一口氣。

    「不過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銀時的父親大人?」

    然後他又倒抽了一口氣。

*

    要矯正一個人的觀念比等富士山火山爆發還要困難,如同自己要戒掉草莓牛奶一樣。

    「所以我跟你說過我不是銀時他爹!!」
    「今天不是愚人節喔,銀時的父親大人」
    「你這小子沒在聽人說話嗎!?那麼你有看過銀時他老爸嗎?阿!?」
    「現在,不是嗎?」

     ……他早該知道這傢伙的個性,天然的讓人火大。該不會是平常叫錯名字所以上天給他這樣的懲罰?不公平不公平,那麼坂本和高杉也應該算在內啊!

    「阿」小時候的桂像是想通什麼「要不然你真的是銀時,只不過你乘著時光機從未來回到這裡」

    更不可能好不好(有的話也是你)!?而且這裡長的像長州的私塾嗎!?
    前言收回,必須待這傢伙出去認識週遭環境才行。

    於是,兩人就在歌舞伎町的街上走著,想辦法認識環境。小時候的桂眼光發亮著看著新奇的事物,例如會飛的汽車、冷氣機還有電視,還有在未來他極端討厭的天人。

    「那隻狗會站著也會穿衣服及說人話,他是不是突變種?」
    「笨蛋,那個根本不是突變,是狗和人亂倫下所產生的結晶(?),反正你以後不會變成那樣的敗類不用擔心」

    好死不死這兩人都不會控制音量,被影射到的天人自然激起了火氣撲了上來。
    「你們兩個地球人說什麼阿-」
    不過,因為遇到的是糖份過多的主角,下一秒就被洞爺湖打倒在地。

    「啊啊,忘了跟你說這種可悲的物種有強烈的戀人癖,要離他們遠點喔」
    「好的,銀時的父親大人」
    「……」

    雖然無言,仍怕有其他雜魚找上門來沒完沒了,還是抓起桂的手轉到另外一條街上,不幸的遇到腦內假想麻煩人物其一的真選組,鬼人副長和S星王子。

    「喲,老闆」沖田看著銀時,又看一眼在他身後的小孩「唉呀你又多了個私生子啊,雖然我很不想幫你找出他的親生媽媽…」瞄了在他身後的土方「不過我在執勤中是可以幫個忙,要不然土方先生又要翹班去餐廳吃狗食了」
    「什麼狗食!?那是土方特製豬排蓋飯好不好!?」咳嗽了幾聲拉回問題「總之,如果那不是你的小孩,我們當警察的理論上有義務幫忙市民」

    幫個大頭鬼!老子現在最不想見的就是你們!

    「如果不需要呢?妨礙公務嗎?啊?」
    「沒錯」沖田點了點頭,拿出不知藏在哪兒的火箭筒「理由是土方先生破壞沖田隊長原本可以談判成功的機會所以去死吧土方」
    「喂──」

    銀時和小時候的桂就這樣邊看著兩人在馬路上玩起你轟我閃,邊離開兩人的AT力場。

*

    快是夕陽西下的時分,新八和神樂偷偷摸摸回到萬事屋。原本以為阿銀會生氣的罵他們一番,不過屋內沒有任何人在,讓他們鬆了一口氣。

    「新八,我先去餵定春,晚飯和開窗戶就交給你了阿嚕」
    神樂跑進廚房翻箱倒櫃的找飼料,新八應諾著去開窗戶-萬事屋的窗戶是正對著西邊的,每當天氣好時都可以看見夕陽。
    今天又可以看到了吧,新八看向遠方想著。

    三秒後。

    「神樂妳快帶著定春逃跑啊──有飛船要對這裡做自殺攻擊啊!!」搞什麼飛機阿這裡可不是雙子星大廈-

    轟隆──
    萬事屋半毀,新八和神樂抱著頭看著飛船的殘骸走下來一個搖搖晃晃的人影。

    「這裡是萬事屋阿金嗎?不好意思手一滑就撞進來了,好久不見啊哈哈哈-」
    有著一頭的捲髮,腦袋裡面除了機械其他什麼都沒裝,總是叫錯名字的麻煩製造者坂本辰馬「正大光明」的從飛船下來,兩人二話不說直接衝上去圍毆他。

    「「你這混蛋是要撞壞幾次萬事屋才甘心啊!!」」

    一會兒後,不成人形的坂本才開始說明來意。

    「因為那個,呃,阿圭的生日快到了嗎…還是過了,啊這不重要啦阿哈哈哈」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瓶子放在桌上「我在包禮物的時候忘記把這個給放進去了,是解除『返老還童』的藥喔,想說要補寄過去可是我忘了我把阿圭的地址抄在哪兒了,就麻煩你們送過去好了阿哈哈哈哈-」
    「果然…那個小孩是桂先生」
    「真是心急啊阿圭,啊哈哈哈」
    「錯的人明明是你為什麼可以笑的那麼開心阿!?」
    「好了,我要走了,會賠償你們的損失,警察好像來了耶阿哈哈哈」

    站起身,膝蓋還在桌子下面,不小心重心不穩,連同桌子一起翻倒,瓶子也掉到地上破掉。
    這叫做禍不單行,坂本又被兩人圍爐一次。

    「沒、沒關係的啦,只要撐到藥效完也可以,呃阿-」
    「你連藥效到什麼時候都不知道吧!!」
    「我要去和小銀講阿嚕!」
    「汪吼──」

*

    傍晚時分,兩人在河岸旁休息。銀時已經累到不想再走了-一整個下午腦內曾經模擬過會出現的人都出現過了,會做出的反應也做過了,沒出現的也只剩下早就歸西的傢伙。

    「那個,銀時的父親大人?」
    「幹麻?」
    「不回私塾可以嗎?」

    咦咦-我都忘記了我們小時候都是住私塾的啊!!完蛋了我要去哪兒變一個給你─

    「呃,這個…已經和松楊先生報備過了,所以不用回去也沒關係」
    扯謊和裝死雖然不符合武士的原則,不過只要靈魂不折斷就行。

    「是嗎?你有跟銀時講嗎?」
    「嘎?」
    「因為銀時他啊,雖然有著讓人看不順眼的自然捲及死魚眼,動作也很粗魯(坐在旁邊的銀時冷哼幾聲,發出天線寶寶的嗶波訊號O.S大放送ING),可是有時候也會變成老媽模式,關心這關心那的,感覺上是個很溫柔的人…」

    ING變ED,轉過頭看著小時候的桂的臉,是夕陽吧?要不然那張撲克臉不會紅的。

    「走啦,回家了」
    「回哪裡?」
    「當然是你家,我家還有一隻狗和兩個小鬼要住容不下你」
    「耶?我家是在長州不在江戶」
    「早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搬家了…就當作是這樣吧」

    簽起手,想到離桂的住所有一段不近的距離,小孩子可能受不了,轉而變成背著的姿勢,成為十足的褓父。
等到他恢復後,他一定要向他索求一百個Haggen Dazs和巧克力冷糕。

*

    翌日,桂被直入的陽光照醒,意識尚未明朗化瞇著眼想著腦內發生過的怪夢。

    在夢裡面,他變成了小孩子,和現在的銀時行走在大江戶城內過了一天,而且遇到真選組居然沒有逃跑或是丟炸彈,那根本是見鬼了嘛!
    然後嘛…他忘了,好像又發生對於他來說很重要的事;總之,從自己會睡的這麼好看來可以肯定這裡是他家,以及在旁邊的伊莉莎白…

    「…銀毛自然捲?」
    「唔…呵阿─早安,小圭…」

    五雷轟頂,帶動連鎖效應丟枕頭、直拳,以及連環腿。
    「變態自然捲你為什麼睡在我的旁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日,銀時身旁的人事物依舊吵鬧不已。


【後話】

    受到重傷害程度足以在一天之內保護令申請核准成功且發照的銀時好不容易回到半邊全毀的萬事屋內,聽到罪魁禍首是不長大腦的死毛球立刻殺到拘留所算總帳。

    「你這混帳毀了我多少幸福-」(←?)
    「阿哈哈哈總之我會賠的,呃阿-要掉了、要掉了啊-」
    「賠!?口胡就算踢爆你的命根子也賠不來─」

***********************************





    ※「阿嚕」是神樂的專有語助詞,台版刪去了,大陸版的才看得到喔ˇ
    後記和後話是不同的(在一類的日子裡我體認到了很多)
    我果然對銀桂〈本篇有嗎?〉比較有愛ˇ
    (↑字數比土方的生日賀文多了足足兩倍有…!!)
    沒意外的話中秋節前後會有此篇後續〈誰叫銀さん沒對小圭說生日快樂〉

    如果裡面有看不懂爆點所在(都是生活中愚蠢的經驗),不可以打我
    不過我必須承認我打到中段我就累了,請裝做沒看見XD

總悟的生日怎麼那麼快就要到了…!!
    小紅帽都還沒置上…!!
    愛的小劇場有↓
2007/06/26

【後話】

    受到重傷害程度足以在一天之內保護令申請核准成功且發照的銀時好不容易回到半邊全毀的萬事屋內,聽到罪魁禍首是不長大腦的死毛球立刻殺到拘留所算總帳。

    「你這混帳毀了我多少幸福以及銀桂派的妄想怨念-」銀時氣得掐住坂本的喉嚨「除了牽手外(小朋友模式)什麼事都沒發生啊啊啊-」
    「阿哈哈哈有什麼關係嗎?(銀時加重力道)呃阿…我只不過是想說高杉他很久沒出場或許阿圭會去找他,作者看在桂本命的份上會考慮改成高桂,之後坂銀也會有機會了,我的終點費也會多一點…」

    (核融合反應式進行中,請稍後)

    坂本辰馬,死於主角小宇宙威能下,享年2X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